致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的通函 - 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联合国制裁

2018年2月7日



致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的通函

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联合国制裁

根据《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指引》第6章注1及继本会在2017年8月18日发出有关《打击对大规模毁灭武器提供融资的活动》的通函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希望进一步阐述本会认为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安理会”)施加制裁而应采取的行动,以及引入提早通知新的制裁的系统。

达到的管标准

安理会不时对被视为从事包括但不限于恐怖主义、大规模毁灭武器扩散及贪污等活动的国家、实体及人士施加制裁。安理会的制裁决议亦可能针对被视为支援上述活动的活动(例如买卖某些商品)或从事该等活动的政府及管豁区。安理会亦发出受制裁人士、实体及船只等的名单。

除了关于恐怖主义的安理会第1373号决议外(该决议属《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第575章)的涵盖范围),联合国制裁一般透过《联合国制裁条例》(第537章)订定的规例于香港实施。凡安理会的委员会指定某人为恐怖分子或与恐怖分子有联系者或指定某财产为恐怖分子财产,须根据《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经行政长官指明而生效。制裁名单依据相关法例,透过在政府宪报刊登的公告发布及更新。证监会在致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的通函内提供该等公告的连结,并规定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每当名单有所更新时,均须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根据新的指定名单对客户名单进行筛查。

实际上,新的或经修订的制裁决议及/或制裁名单发出的时间,与其在香港实施的时间,可能存在差距。我们谨此提醒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无论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是否已透过香港法例予以实施,现行的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法律已订明了相关罪行。例如:

(a)    根据《大规模毁灭武器(提供服务的管制)条例》(第526章)第4条,如有人提供任何服务予他人,而他基于合理理由相信或怀疑该等服务将会或可能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协助发展、生产、取得或贮存大规模毁灭武器,即属犯罪;

(b)    根据《贩毒(追讨得益)条例》(第405章)及《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455章)第25条,如有人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财产代表任何人的贩毒或来自可公诉罪行注2(包括根据《大规模毁灭武器(提供服务的管制)条例》第4条所订明的罪行)的得益而仍处理该财产,即属犯罪;

(c)    根据《贩毒(追讨得益)条例》及《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A条和《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第12及14条,任何人如知悉或怀疑任何财产是直接或间接代表任何人的贩毒或来自可公诉罪行注2(包括根据《大规模毁灭武器(提供服务的管制)条例》第4条所订明的罪行)的得益、曾在与贩毒或可公诉罪行有关的情况下使用、或拟在与贩毒或可公诉罪行有关的情况下使用或为恐怖分子财产,而未能在合理范围内尽快作出披露,即属犯罪;

(d)    《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金融机构)条例》(第615章)附表2第15条订明,金融机构须在任何以性质而论属可引致洗钱或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高度风险的情况下采取额外措施,以减低所涉的洗钱或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风险。根据《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金融机构)条例》第5(5)及(6)条,任何金融机构如明知或出于诈骗有关当局的意图,而违反上述条文,即属刑事罪行。

就相关的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法律而言,某国家、人士、实体或活动被列入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内,即可能构成知悉或怀疑的理由,并因而触发各项法定责任(包括举报责任)及罪行条文。

因此,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确保,一旦安理会颁布了制裁决议及制裁名单,无论相关制裁是否已透过《联合国制裁条例》或其他条例于香港予以实施,当对客户及付款进行筛查时,它们都须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考虑到在该等决议及名单上的国家、人士、实体及活动。对客户及付款进行的筛查应包括:

(a)    涉及名列于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的人士或实体(无论是作为客户或相关方)的客户及交易;

(b)    与被列入安理会的制裁决议的国家(即高度风险司法管辖区)有关连的客户及交易;或

(c)    与名列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的活动相关的客户及交易。

此外,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确保它们履行根据《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金融机构)条例》附表2有关客户尽职审查(包括更严格的尽职审查)、交易监察及备存纪录的责任,以及根据《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或《贩毒(追讨得益)条例》有关可疑交易举报的责任。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亦应提高警觉,以防无意间犯下罪行,包括提供《大规模毁灭武器(提供服务的管制)条例》第4(1)条所列的服务,以及处理分别根据《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1)条或《贩毒(追讨得益)条例》第25(1)条所属的可公诉罪行的得益或贩毒得益。

提前通

为帮助提升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就联合国制裁而进行筛查及其他行动的效能,证监会将自本通函日期起,凡安理会颁布与恐怖主义、恐怖分子资金筹集及大规模毁灭武器扩散相关的新的或经修订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时,便会透过本会网站及/或发出通函通知。当这些新的或经修订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其后根据香港法例予以实施时,证监会亦会于有关公告在政府宪报刊登后更新本会网站。

有关安理会就其他事宜颁布的制裁决议或制裁名单,本会建议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定期浏览安理会的制裁委员会网站(https://www.un.org/sc/suborg/en/sanctions/information)。

各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遵从本身的法律及监管责任,确保筛查资料库(无论是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内部的或由外部供应商提供的)在安理会颁布所有相关的制裁决议及制裁名单后,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载入该等决议及名单。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确保当证监会发出上述通知后,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更新它们的筛查资料库。

此外,持牌法团及有联系实体应查阅(如适用)安理会在本通函发出日期前发出的所有现有制裁决议及制裁名单。它们尤其应注意载于本通函附录的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清单及相关网址,当中包含截至本通函发出日期,尚未根据《联合国制裁条例》在香港制定规例的制裁措施。

如对本通函内容有任何疑问,请致电2231 1569与王凯琪女士联络。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中介机构部
中介机构监察科

连附件

SFO/IS/007/2018

注1 根据《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出适用于有联系实体的防止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指引》第6段,作为非认可财务机构的有联系实体应如持牌法团一样符合《打撃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指引》的条文。
注2
《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4)条订明,可公诉罪行包括在香港以外地方发生而若在香港发生即会构成可公诉罪行的行为。因此,举例说,若有证据显示相关财产是来自某些于海外犯下的可识别行为,而假如该行为在香港构成一项可公诉罪行(无论该行为发生的司法管辖区的法律地位如何),即受《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1)条囿制。


按这里下载文件

附录文件:
附录


最后更新日期 : 2018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