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介人的通函
主要经纪服务及相关股票衍生工具活动

2019年6月10日



本通函述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期望主要经纪商应达到的操守及内部监控标准。主要经纪商是指在香港提供主要经纪服务1及进行相关股票衍生工具活动的金融机构。

我们亦在今天发表的报告内载述更详细的指引。该报告概述了香港主要经纪服务的行业状况,并分享证监会在近期对选定主要经纪商的内部监控措施及风险管理程序进行的主题检视2中的观察所得和留意到的良好业界作业手法。

证监会尤其希望就主要经纪商的香港实体所采用的离岸入帐和营运模式及其在提供主要经纪服务时所担当的角色,重点阐述主要经纪商的监管责任。就主要程序方面应达到的标准,有关详情可参阅本通函的附件

1.    主要经纪服务的营运模式

主要经纪服务的营运模式可以十分复杂,及可能涉及一家金融机构在多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法律实体(i)与客户订约;(ii)为客户提供日常服务;(iii)管理与客户活动相关的风险;及(iv)将客户的相应风险持仓入帐。在某些情况下,当向某客户提供服务及管理相关风险时,所牵涉的地点可能多于一个。

在香港接受主要经纪服务的客户,通常是由属集团层面的海外实体3担当环球和亚洲区域客户的订约实体,并向有关客户提供保证金融资。故此,相关的风险持仓即使是源自本地,亦会入帐至这些海外实体的簿册内。

2.    香港实体的独特角色

香港实体主要作为亚洲区枢纽,在本地向国际客户就其于亚太区进行的交易或相关活动而提供服务,并负责执行以下工作:

(i)    管治及管理层的监督 — 由核心职能主管4监察主要经纪服务活动或其所属的更广泛业务,并设立地区管治委员会,以在环球层面的监察下处理亚太区的具体问题。

(ii)   客户关系生命周期管理 — 对于以亚洲为基地、并与属集团层面的海外实体订约的客户,处理建立业务关系的程序和持续评估通常在香港进行。

(iii)   保证金融资及风险管理 — 尽管信贷是由海外订约实体向在香港接受主要经纪服务的客户提供,但对保证金投资组合的日常监察,以及日常风险管理职能,则由主要经纪商在受到集团层面的监察下于本地执行。

(iv)   卖空及证券借贷 — 证券借贷部门会向借出人寻求证券来源,以利便主要经纪商在全球市场进行代理人及主事人卖空交易,而在香港的证券借贷部门通常会涵盖多个亚洲市场。

(v)    处理客户资产 — 在香港的主要经纪商担任海外订约实体的次保管人,代为保管某些客户资产。

3.    主要经纪商的监管责任

鉴于主要经纪服务的营运模式具分散的本质,一家金融机构辖下的多个法律实体可能涉及客户关系的不同范畴,本会提醒主要经纪商,若客户在香港接受服务,或若主要经纪商在香港从事主要经纪服务,不论风险持仓入帐至哪个簿册内,主要经纪商都应遵守在香港适用的规则及法例。

虽然主要经纪商通常采纳在集团层面上制定的风险管理框架,但它们应采取合理步骤,确保它们是在全面而稳健的风险管理框架内运作,以及明确界定汇报及问责程序,和令有关程序在所涉及的不同司法管辖区之间适当地融为一体。主要经纪商应将相关的本地监管规定及营运需要纳入其风险管理程序内,确保有关标准在严格程度上不逊于本地适用的规则。倘若:

(i)     风险持仓并非入帐至香港的簿册内,主要经纪商亦应设有充足的监控措施及程序,以便遵循其集团公司所订立的相关合规标准。主要经纪商应:

(a)    维持有效的政策及程序,以便适当地管理风险,及确保提供充分的资料,让管理层采取适当而及时的行动去规限或管理风险5

(b)    设定适当的风险限额,以持续地监察及定期评估其是否适当。

(c)    定期进行压力测试,而有关测试亦应因应特殊情况(例如出现风险错配,或客户的投资组合持有非流通资产或所持的产品具有复杂的特点及风险状况)作出调整。主要经纪商应妥善地界定及定期检讨压力测试的方式。

(ii)    如中介人是订约实体,且主要经纪服务的风险持仓入帐至其簿册内,主要经纪商应紧记遵从适用的监管规定,包括与场外衍生工具交易6、证券保证金融资和《证券及期货(财政资源)规则》有关的规定。证监会尤其希望主要经纪商参阅近期有关谘询文件7所载适用于非中央结算场外衍生工具交易的建议保证金规定,而主要经纪商应密切留意谘询总结。

主要经纪商务必注意,假如它们或集团公司受到源自香港业务运作的违规事件或严重监控缺失所影响,证监会便会评估有关情况对香港的主要经纪商的适当人选资格带来的影响。

如对本通函内容有任何疑问,请联络你的个案主任。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中介机构部
中介机构监察科

连附件

SFO/IS/031/2019


1 主要经纪服务指向机构客户(例如对冲基金经理)提供的一站式服务,包括交易执行及结算、证券借贷、讬管、融资解决方案、汇报、引荐资金、谘询服务等。
2
证监会于2017年10月30日发出通函,公布上述主题检视。
3
以设于英国及美国的实体最为常见。
4
证监会于2016年12月16日发出的《致持牌法团有关加强高级管理层问责性的措施的通函》。
5
《适用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持牌人或注册人的管理、监督及内部监控指引》。
6
包括在2018年12月12日发表的《有关(1)香港场外衍生工具制度—对与场外衍生工具风险纾减及客户结算有关的建议规定;及(2)为处理集团联属公司引致的风险而设的建议操守规定的谘询总结》内载列的风险纾减规定和操守规定。
7
于2018年6月19日刊发的《有关香港场外衍生工具制度的谘询文件—适用于非中央结算场外衍生工具交易的建议保证金规定》。


按这里下载文件

附录文件:
关于香港的主要经纪服务及相关股票衍生工具活动的主题检视报告
附录


最后更新日期 : 2019年6月10日